影响力投资全球发展情况和趋势(上)

“影响力投资”概念自2007年创建以来,洛克菲勒基金会和摩根大通银行等影响力投资践行机构逐步推进投资方法和程序的制度化,并出现了全球影响力投资网络(GIIN)等第三方制定评估标准。本文通过相关报告,从行业发展水平、影响力评估水平、投资水平和特点三方面,简要评介影响力投资的发展情况和趋势。

1
行业发展水平

Monitor Institute(2009)首次从行业发展角度将影响力投资的历史分为四个时期:无序创新(Uncoordinated Innovation)、市场创建(Marketplace Building)、收获市场价值(Capture the Value of the Marketplace)、成熟(Mature)。具体如图1:

global-social-impact-investment011

图1:从行业发展看影响力投资发展

Monitor Institute认为,21世纪第一个十年末期,我们处于影响力投资市场建设时期,并将在5至10年后开始收获市场价值。在市场创建之前,影响力投资的发生一般都是独立的、随机的,比较被动,没有统一的标准和共识。在市场创建过程中,影响力投资的生态系统逐步健全,一些基础性市场建设投资逐渐发生作用。从各种报告来看,影响力投资市场建设进展顺利,但尚未完成。虽然主流投资家开始介入,但仍属于试水阶段。令人鼓舞的是,影响力投资的生态系统要比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2013)报告里描述得更加开放和灵活,一些外围参与者比如GIIN等间接参与影响力投资,为市场开发了第三方评估体系。Monitor Institute将影响力投资视为一个新兴行业,用市场形成过程来解读其发展,体现了影响力投资发展早期确实存在众多不确定因素和非线性轨迹。

2
影响力评估水平

社会影响力投资工作组(Social Impact Investment Taskforce,简称SIIT,2014)在2013年G8峰会后成立,并发布一系列报告。工作组将影响力评估标准发展过程分为四步:出现(Emergence)、趋同(Convergence)、标准化(Standardization)、整合(Integration),侧面体现出影响力投资的发展趋势。见图2:

global-social-impact-investment02
图2:从评估水平看影响力投资发展

工作组认为,影响力评估最早出现在单个机构建立的准则中,后来逐渐出现机构间共同使用的准则,比如洛克菲勒等基金会的影响力评估准则。在趋同时期,基于具体社会问题和地域的准则逐渐出现,随之是全球化准则,但这些准则均非强制性。标准化时期包括评估标准非强制性(比如全球影响力投资评级体系,GIIRS)到强制性(比如类似国际金融报告标准这样的通用标准)两个阶段。在第二阶段,评估标准在全球或至少在局部地区成为从业的必要条件,大量定量、定性的数据使评估变得更加客观和可操作。到最终的整合时期,政府会把影响力评估报告和披露体制通过法律形式确定下来,具有强制力。工作组认为,影响力评估在2014年处于趋同时期的全球化准则非强制性阶段,越来越多影响力机构开始采用影响力报告和投资标准(IRIS)及GIIRS。从长远来看,随着影响力投资市场逐渐成熟,影响力评估法制化将成为必然,但过程可能比较漫长。工作组报告中影响力评估发展与Monitor Institute影响力投资行业发展暗合,评估水平提升正是影响力投资市场基础设施建设的一个重要环节。

3
投资水平和特点

由于没有精确的统计数据,我们很难计算目前影响力投资的总量,只能通过权威报告和相关数据库描述部分投资情况,包括机构数、投资成交数、投资金额等。这些数据来源于问卷调查和投资机构主动在线填报,作为样本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反应影响力投资的水平和特点,帮我们理解其未来的发展方向。本文主要采用GIIN最新的报告和ImpactAlpha、ImpactAssets和IRIS等收集的数据进行写作。

GIIN

GIIN和摩根大通银行自2011年开始每年撰写影响力投资机构报告,最新一版于2016年发布,分析了158家影响力投资机构2015年的活动,其中157家机构进行了7551笔投资,共计152亿美元。这些机构预测2016年会有11722笔投资,总额将达到177亿美元。样本的地区、类型和回报率期望分布如图3、图4、图5:

global-social-impact-investment03

图3:影响力投资机构总部地区分布(样本量:154*)
*4家影响力投资机构没有单一总部,故未统计。

global-social-impact-investment04

图4:影响力投资机构类型分布

global-social-impact-investment05

图5:影响力投资机构回报率期望分布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影响力投资机构的总部绝大多数设立在欧美等发达国家,主体以基金管理机构和基金会为主,通常追求接近或风险调整后的市场水平回报率。这些机构的活跃程度如表1、表2所示。

表1:投资笔数和金额(样本量:157)

global-social-impact-investment06

表2:不同类型机构活跃程度(样本量:157)

global-social-impact-investment07

从平均数和中位数来看,与整体相比,大部分机构的投资数和投资额较小,平均值是由大型投资机构提上去的。每笔投资平均约200万美元。从机构类型来看,基金管理机构最多,占半数以上,其次是基金会。从投资额来看,基金管理机构、发展金融机构和银行等经营多种业务的金融机构总投资额远远高于其他类型,尤其是发展金融机构,平均每家投资12.53亿美元。从投资数来看,基金管理机构、发展金融机构和银行等经营多种业务的金融机构最活跃,平均投资至少都在80笔以上。发展金融机构最为突出,中位数高达76。投资的区域和领域分布参见图6、图7。

global-social-impact-investment08

图6:投资机构目标地区分布

global-social-impact-investment09

图7:投资领域分布

结合前面的投资机构总部地区分布,我们可以看到欧美等发达国家和地区的投资机构,除在本国外,会在较贫穷的国家和地区进行影响力投资,其中50家甚至在五大地区都有投资。就领域而言,食品和农业、保健、住房、能源、教育和金融服务是最受投资机构重视的。由于数据有限,我们无法知道实际投资额。那么投资的过程有什么特点呢?下面从投资方式和阶段两方面介绍。见图8、图9。

global-social-impact-investment010

图8:投资方式

global-social-impact-investment011

图9:投资阶段

图8说明私人股权和贷款是投资机构主要使用的方法,政府借贷和影响力投资债券相对比较少,可能与样本有关。图9显示大多数投资机构出于安全考虑,会选择增长阶段的企业和比较成熟的私营企业,同时也有相当数量的机构投风险阶段和种子阶段的企业,说明投资机构会努力平衡整体回报率和风险。

结合前文提到的回报率期待,151家投资机构中,有19%认为投资表现超过预期,70%认为符合预期,11%认为低于预期,财务表现还是不错的。同时,对于影响力的评估,共计99%认为符合或超过预期。那么这些机构如何进行影响力评估呢?见图10。

global-social-impact-investment012

图10:影响力评估方法

上图说明65%的机构使用自定的方法来评估影响力,几乎同样数量的机构参考了IRIS并整合到评估实践,另外分别有89家和59家使用了定性方法或GIIRS等标准化方法。由方法分布可见这些机构会采用不同的方法来评估不同的投资,也就是说在实践中混合或选择性使用评估方法。只有一家机构没有做任何评估。整体来讲影响力评估水平有所提高,标准化评估方法受到更多认可,这也认证了SIIT(2014)对目前影响力水平的分析。

GIIN的报告在一定程度上客观展示了影响力投资机构(尤其是规模较大的那些)的类型、分布、活跃程度、投资额和特点。无论从回报率还是影响力实现程度,水平都相对比较高。为了使数据更加完整和全面,善与志将在《影响力投资全球发展情况和趋势(下)》里利用ImpactAlpha、ImpactAssets和IRIS这三个数据库,分别从投资和被投角度介绍影响力投资的水平和特点,敬请关注。

引用文献:

1. GIIN. (2016). 2016 Annual Impact Investor Survey.

2. Monitor Institute. (2009). Investing for Social & Environmental Impact.

3. Social Impact Investment Taskforce. (2014). Measuring Impact.

4. World Economic Forum. (2013). From the Margins to the Mainstream.

作者简介:王群,印第安那大学公共政策学博士生,主要研究兴趣为基金会和影响力投资。邮箱为qunwang@indiana.edu。

致谢:作者感谢赵颖在本文创作过程中的协调工作。赵颖目前在铜陵学院攻读自动化专业本科,热爱公益事业。

微信编辑:顾玥

转载自:《善与志》2016年总第42期

好公司www.HaoGongSi.org
——重新定义好公司!

分享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