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和孩子说说“性”–对话儿童性教育社会企业“保护豆豆”创始人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2017年11月1日最新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指出:

全球为数众多的儿童(甚至包括年龄低至一岁的婴幼儿)正在遭受暴力伤害,且施暴者往往是他们的养护人。

“世界各地儿童受到的暴力侵害的情况实在令人担忧。”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全球儿童保护项目主任科尼利厄斯·威廉姆斯(Cornelius Williams)说,“刚出生不久的婴儿就被扇耳光;女童或男童被强迫发生性行为;青少年在社区中惨遭杀害——如此种种的暴力行为随时随地都可能发生在任何一位儿童身上。”

在全球,约有1500万15到19岁的青春期女童曾被强迫性交或发生其他形式的性行为。

在遭受过性暴力的女童中,只有1%的人表示她们曾寻求专业帮助。

在28个有相关数据统计的国家,以平均计,90%曾遭受强迫性行为的青春期女童表示,其遭遇的首次侵犯是熟人作案。此外,来自6个国家的数据显示,朋友、同学和同伴是青春期男童遭受性暴力的最常见施暴者。

李治浩供图

在中国,根据“女童保护”公益项目不完全统计,

2013-2016年,全国媒体公开报道的性侵儿童案(14岁以下)就有1401起,受害人超过2568人!

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数据显示,2013年-2016年四年间,平均每天审结的猥亵儿童案件超过7起。

2016年3月21日,12岁的Gina在自家后院里拥抱自己的母亲,她家位于Madagascar西北海岸外的Nosy Be岛上。©UNICEF/UN015618/Prinsloo

老师、邻居、家长亲戚……一个个亲近的熟人构成了性侵事件,而且骇人的是这些案例具有长期性,不会自动终止。

也就是说,如不及时发现、干预,黑暗之手会伸向更多的孩子。

2016年4月14日,14岁的Patricia在学校里双手捂脸,该校位于El Salvador省 San Salvador的Soyapango市。©UNICEF/UN018674/Zehbrauskas

受访家长中,39%从未向孩子讲过预防性侵害的知识。家长们的“理由”,显得有些站不住脚——

数据来源:腾讯公益+

作为孩子最重要的启蒙老师,家长们需要不断更新育儿观念、用现代科学育儿观武装自己和保护好自己的孩子,帮孩子树立正确的生命观、健康的性文化观念,教会孩子自我保护,儿童性教育是一个很健康并且是防止儿童遭遇性侵最重要的基础知识。

但对于迫在眉睫的儿童性教育,传统文化背景下大多家长谈性色变、隐晦、腼腆、保守以及没有方法这些都是摆在众多孩子家长们面前的现实障碍,在越来越多家长关注孩子性教育的时候,一些机构已经成为先行者,走在了大多数对此存在困惑的家长前面。一家专注于儿童性教育的社会企业——无锡保护豆豆科技有限公司(下文中简称“保护豆豆”),就是其中一员。

保护豆豆Logo / 李治浩供图

“保护豆豆”注册成立于2015年,其前身是由一群学生志愿者于2013年4月发起的“守护童心”项目。

目前,“保护豆豆”涵盖两项主要业务:一方面通过深入课堂和教育服务站,为家长和孩子提供儿童性教育相关互动课程。通过有趣好玩的形式来帮助家长和孩子掌握儿童性教育知识。

“保护豆豆”在小学开展性教育活动 / 胡佳威供图

另一方面,发起“不羞学堂”项目,为全国范围内任何有意向从事于儿童性教育工作的老师、社工、志愿者提供网络在线培训。

不羞学堂Logo / 李治浩供图

培训新的儿童教育志愿者 /胡佳威供图

并且“保护豆豆”所开发的所有儿童性教育课程及相关资源是全开源的。

2015年7月,保护豆豆出版了以防性侵为主题的儿童性教育绘本《我来保护我自己》,并通过众筹的形式将筹集的1830本绘本捐赠给了服务于留守儿童及流动儿童的公益组织及26支大学生支教团队,由他们将绘本带给4-8岁的留守儿童和流动儿童,通过上课的形式帮助其掌握基本的性安全知识,避免性侵害。

孩子在阅读儿童性教育绘本 / 胡佳威供图

目前,“保护豆豆”已在全国17个省60个市73所小学幼儿园以及8个社区内开展了较为系统全面的儿童性教育课程。自去年9月起,保护豆豆持续为社会组织提供儿童性教育专业培训,目前学员规模在500人左右,预计全国覆盖人数3000人。

绘本全国覆盖范围 / 胡佳威供图

今天,好公司www.haogongsi.org有幸邀请到无锡保护豆豆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胡佳威,来与大家聊一聊儿童性教育。

“保护豆豆”创始人胡佳威

胡佳威个人简介

保护豆豆儿童性教育老师,中国性学会青少年专委会成员,2015年哈佛社会创新种子班学员,知乎性教育专家。拥有5年青少年性教育经历,3年儿童性教育创业经历。曾担任江苏省地区高校同伴教育主持人培训师、无锡市青春健康项目的项目经理,为江苏省范围内超过50所高校提供性教育TOT培训。擅长设计以互动、体验式为主的性教育课程。

2017年7月20日,入选2017福布斯中国30位30岁以下精英榜;

2016年入选“阿里巴巴30名全球梦想家”之一;

2015年被评为无锡市“青春新榜样 最美代言人”的“青春榜样”;

并曾接受环球时报、盖茨基金会乐天行动派、澎湃新闻等国内外知名媒体采访报道。

好公司:你如何看待近期频发的幼儿园虐童及儿童性侵事件?为什么会发生?

胡佳威:首先,类似事件并不是最近才开始频发,而是一直以来都存在。只是互联网普及后,更容易被公众看到。同时,因为我们经常会去幼儿园上课,虽然没有亲眼发现过虐童,但发现老师们采用比较粗暴的方式管教孩子是相当普遍的现象。个人认为,目前国内幼儿园教师受教育水平普遍偏低是原因之一。打个比方,在我们老家,很多幼儿园老师,初中考不上高中,读完中专毕业就到幼儿园当老师,工资待遇水平也较低。所以导致这些老师没法像我们一样用爱的方式去教育孩子,他们更多会觉得凶一点孩子们就会更听话。

另外,在我们“保护豆豆”的用户群体中,我们观察发现关注儿童性教育的群体普遍都是受教育程度比较高的。分析下来,我们的用户中50%以上都是专科、本科、研究生以上。所以只有文化程度达到一定程度后,他们对教育有了更深入的理解,他们才会觉得性教育其实是非常重要的。

好公司:你觉得在儿童性教育方面,政府、公益组织、企业、社会公众、家长应该各自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和承担什么样的职责?

胡佳威:政府可以考虑将性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纳入到学校的课程体系里,学校可以设专门的老师和课程,当然目前因为师资力量等各方面因素,可能还比较难实现。另一种比较可行的方式是,学校设置相关性教育的融入式课程,比如科学课、语文课、数学课等常识课程里融入性教育的内容。

公益组织可以作为政府的补充力量,辅助做好政府没有足够精力和资源覆盖到的区域,比如农村地区、打工子弟学校等,其实这些国内的公益组织也一直在做。

企业的话,可以分为两个层面,一个就是企业社会责任层面CSR层面。可以结合自身企业社会责任参与到儿童性教育领域相关的项目中来,通过资金赞助或者提供资源等形式支持相关公益组织开展儿童性教育工作。另一个层面就是像我们这样,通过成立社会企业,用商业的视角来推动,其实性教育在国内还没有达到市场化的局面,目前这个领域相关的企业还很少,因为商业模式还不够清晰,市场认知还没有打开,可能等商业模式清晰后,会有更多的企业进来。

社会公众,更多的是一个倡导的角色,不管是通过网络转发,还是和身边的朋友去议论这些事情,都是一个很好的倡导。

家长是非常重要的角色,家长甚至是刚才我们谈到的所有角色中,对孩子影响程度重要性排在第一位的。因为孩子从出生到上学,这个中间有整整六年的时间是跟家长在一块,而且这六年的时间,是孩子从对性的简单模糊理解,到形成初步认识,是孩子上学进入社群以前,接受性教育最关键的阶段。孩子对性的第一印象,第一理解都来源于家长,所以“保护豆豆”一直在努力推动家长,让家长能够接纳性教育,支持性教育。

胡佳威和孩子们在一起 / 李治浩供图

好公司:国内外有哪些好的经验和做法值得参考和借鉴?

胡佳威:国外我了解的比较少,我大致了解到的,比如说像荷兰,从幼儿园就有系统的儿童性教育课程,包括小学初中,并且家长对于性教育接纳程度也非常高,荷兰整个社会对性这个话题都不会非常抵触或者说羞于谈性。另外,美国的话,各个州的法律都会不一样,大致分为四个流派:禁欲型性教育,尤其是以基督教为背景的,他们会告诉你性不好的一面,比如会让你意外怀孕,甚至导致流产等。第二种流派是保护型性教育,如告诉你如何防止性侵,防止强奸等。第三种流派是综合型性教育,就是会告诉你性不好的一面,同时也会告诉你好的一面,让你对性有一个更加全面的了解和认识,然后由你自己做出选择。第四种流派就是赋权型性教育,强调性教育是人的权利的一部分,如果不做性教育就是社会的失职。当然也存在一些争议。

国内的话,政府也一直在做,比如说妇联,经常开展社区讲座,还有中国计划生育协会等也一直在开展相关项目。另外就是国内的公益组织和国内外社会力量,比如说广东省绿芽乡村妇女发展基金会,还有一个关注青少年性教育的英国机构玛丽斯特普,在中国设有办事处。

大多公益机构,可能更关注儿童营养,儿童防拐,以及针对特殊儿童,比如残障儿童的,有些做儿童教育的机构可能会顺带做一些防性侵教育,但国内专门做性教育的机构还是比较少的。

好公司:您的专业背景是什么?又是在什么样的契机下进入这个领域并且深耕下去的?还有你们长期坚持这项事业的初衷和持续动力是什么?

胡佳威:其实我的专业跟性教育没有直接关系,我大学学的专业是食品质量与安全,因为我大一的时候被同学推荐参加过一次我们学校心理学协会组织的性教育培训,然后就觉得挺有意思挺好玩。自那次培训以后,我就以志愿者身份加入到了性教育领域,然后也发觉自己很适合这个领域。加入之后,其实对我个人的改变和提升还是很大的,包括价值观方面。

2013年,当时媒体上曝光的关于性侵的事件非常多,包括“校长开房门”等,所以我就开始想去做儿童性教育,因为我小时候也受到过性侵,所以我不希望有更多的孩子遭受性侵。

越到后面越觉得儿童性教育的重要性,青少年性教育,属于是亡羊补牢,你得去改变他们已经形成的落伍观念,非常难也非常累。

但是做儿童性教育,你就是从根抓起,你能真正的把这个问题直接从根子上可持续的解决。

好公司:保护豆豆”作为一家专注儿童性教育机构,为什么是通过社会企业的方式而不是民非或其它非营利性机构形式?以及“保护豆豆”名字的含义?

胡佳威:最开始是想注册民非,但是因为注册民非手续各方面比较复杂,没有注册成功。

另外一个原因是,大学期间,做过校园电商方面的创业。另外,我又是浙江人,浙江人对商业比较感兴趣。我又非常热爱性教育这个行业,毕业后又特别想创业,在这个契机上,我了解到了社会企业这个概念和模式。用商业的手段去可持续性的解决社会问题。正好将我感兴趣的两个点都get到了。而且注册企业,比注册民非容易很多。

“保护豆豆”名字的含义,豆豆其实是我弟弟的名字,这是我和我弟弟的故事。

好公司:你们具体开展哪些工作(线上/线下),什么产出物,成效如何?家长和学生以及社会的反馈如何?

胡佳威:其实我们是一个逐渐转型的过程,我们最早开始的时候是直接走进学校和社区给孩子上课。后来我们的课程体系打磨的越来越好,有很多机构看到我们在做以后,他们也想做性教育,所以我们就开始做培训了,通过培训我们发现可以引导更多的人和机构去开展性教育,因为毕竟仅仅通过我们机构去影响的人数毕竟是有限的,所以我们就启动了“不羞学堂”这个项目,“不羞学堂”主要是做培训。

随后做机构定位的时候我们发现越来越多的机构开始做相关培训了,所以我们应该要做一些不一样的,然后通过调研发现现在更多的培训都是线下,投入相当大的人力物力,另外一方面很多人想参加培训但因为工作或学习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参加培训,尤其很多异地的。所以我们开始做线上培训,像慕课网(IMOOC)的形式。

同时,我们也发现原来这些做性教育的机构,他们的课件和培训材料都是相当保密的,不愿意与别人分享,因为这些是他们的竞争优势,所以我们做了一个开源计划,把我们所有的课程全部开源,让任何感兴趣性教育的人和机构都可以下载到我们所有的课件,让更多的人进入到这个行业。我们做了这么多年,发现做性教育的机构一直就是那么几家,我们觉得这和目前国内巨大的需求是不相匹配的。

市场反馈的话,刚开始很多家长觉得对儿童性教育完全不感冒,觉得小孩子完全没有必要接受这些教育,但现在是越来越多家长关注。一方面是因为媒体上各种关于儿童性侵的报道,另外一方面也是现在很多家长开始反思以前他们的父辈对自己的教育,以及他们有孩子以后如何更好的去回答孩子们对于性的各种问题和好奇。也开始思考如何去和孩子正确科学的沟通等等。现在整个社会其实是对性教育是越来越包容了。

好公司:保护豆豆”作为一家社会企业,可以介绍一下你们的组织构架和盈利模式吗?

胡佳威:我们机构目前一共有9个人。从分工来讲的话,我主要负责内容。然后我有一个合伙人李治浩,他是负责团队管理,包括对外合作。还有一个同事微信营销和网络营销这一块。另外6个人,分为“保护豆豆”和“不羞学堂”两个板块。“保护豆豆”板块,有2个人在运营,一个负责电商,一个是做知识付费。“不羞学堂”也有2个人,一个负责线上运营和培训,另外一个是负责线下项目的项目经理。另外2个人是“保护豆豆”和“不羞学堂”都会参与。

盈利模式方面,“保护豆豆”主要针对家长做知识付费,包括给他们提供儿童性教育的周边,课本,教材等。“不羞学堂”,主要针对机构培训,包括政府,公益组织、公益基金会,企业,学校等机构类型的服务采购。

我们已经完全实现自我造血并开始盈利。按照目前的发展态势,我相信会越来越好。

好公司:儿童性教育应该包括哪些,有什么重要性,除了对孩子当下有帮助,还有哪些长远的价值?

胡佳威:儿童性教育,可能大家普遍觉得都是生理上的,比如防止性侵,生理卫生等,其实这些只是性教育的一部分,他不仅是生理上的,还有心理上的,其实性教育最根本的是价值观的教育,让孩子懂得平等,懂得人跟人之间的相互尊重,比如说当孩子看到另外一个处于青春期的孩子身体开始发育,他不会去嘲笑,他会认为这是一个正常自然的生理现象。他能够更容易的接纳自己和别人,这并不仅仅只是关注孩子当下年龄的状态,而是会影响一个孩子的一生,整个未来,能够成为一个真正性福的人。

也就是我们经常讲的性教育三个目标:生理健康,心理健康,社会融入健康。

好公司:如果家长有意识的给自己的孩子进行性教育,那么有什么比较重要的需要关注的事项或方法?儿童性教育应该从什么年龄开始?

胡佳威:其实现在对于家长来说,儿童性教育是越来越需要了,很多家长也开始产生焦虑,但是他们仍然存在一些落后的观念,始终觉得性是一个羞于启齿,甚至是肮脏的事情,所以我们作为性教育工作者有时候会给家长一些相关课程和知识,家长还是会顾虑现在教给孩子是不是太早?会不会不好?会不会让孩子性早熟等等。所以对于家长来说,首当其冲的一定是先改变自己对性的态度,他们能不能坦然地科学地大大方方地去看待这件事情,不然我们提供给家长再科学再权威的知识,家长也不愿意去给孩子讲。

其实开始儿童性教育没有一个具体标准的年龄,我们一般讲从孩子出生开始,就可以开始准备给孩子做性教育,其实当精子和卵子结合的孩子诞生那一刻起,性就发生了,当孩子开始发生一些与性相关的活动,或者提出一些跟性有关的问题,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父母跟孩子在这方面的聊天,其实就是性教育。并不是非得给孩子讲一堂课,或者一次培训,其实性教育尤其是对于我们家长,其实是融入生活当中的。

最后附上由广东省绿芽乡村妇女发展基金会和广州美院制作的6集儿童性教育动画片之《我的身体权利》:防性侵教育⇓⇓⇓

以及CC讲坛,胡佳威《羞于启齿的儿童性教育》主题分享演讲视频⇓⇓⇓

本文有好公司www.haogongsi.org原创,好公司志愿者王蔚洲策划。

转载请于微信公众后台留言或发邮件至info@haogongsi.org

好公司www.HaoGongSi.org
——重新定义好公司!

分享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