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特奖进入中国 | 100万美金招募社会创业家 用商业力量解决社会问题

霍特奖是世界最重要社会创业比赛之一。作为克林顿基金会的合作伙伴,霍特奖正在改变世界最贫困国家群众的生活,与此同时,创造出众多潜在市场巨大又极具盈利能力的企业。

霍特奖也是全球领先的大学高校创业创新平台,激发学生们创造发挥善念和可盈利的创业计划。每年我们为这股全球运动注入超过千万美金,让来自100多个国家,2000多所高校的10多万学子思索商业的未来。2018年,霍特奖的区域决赛将在16个国际大都市拉开帷幕,参与团队将竞争晋级至英国城堡全球加速器的席位,并角逐联合国全球总决赛的百万大奖

▲全球加速器- 英国Ashridge Castle

▲联合国全球总决赛

霍特奖每年发布一个挑战主题,2018 年全球霍特奖挑战赛主题:

以能源之力,改变千万人生活

▲2018年挑战赛主题:以能源之力,改变千万人生活

霍特奖中国启动

2017-2018年度,我们号召大中华区超过100个高校的学子们加入霍特奖的行列,同台竞争大中华区冠军,赢家将获得20万创业启动基金及前往英国全球加速器席位,参与持续7周的培训及孵化。
11月,霍特奖中国正式启动,

▲霍特奖中国启动仪式

申请条件

  • 世界范围内任意一所大学在读的学生均可;学生组成 3-4 人队伍参加;
  • 一个队伍的参赛者必须是同一个学校的学生,本科生、硕士和博士均可;
  • 所有专业的在校大学生均可;

注意事项

  • 校友和教职工不得成为正式的团队成员;
  • 霍特奖不收取报名费,但团队需要自行承担差旅费用;

报名地址

  • 登入http://www.hultprize.org/challenge/ 进行报名

如果你是大中华区 32 所优秀学府,其中包括清华大学、香港大学、国立台湾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还将拥有霍特奖@校园计划,获得学校自主举办校内霍特奖的机会,校内赛获胜队伍可以突破往年传统申请流程,直接晋级入围 15 个区域的半决赛。

附:霍特奖创始人兼CEO Ahmad Ashkar访谈

了解霍特奖背后的故事……

此文章翻译自Esquire对Ahmad Ashkar的采访

译者:Trista Huang, Tracy Bian

资本主义和人道主义是如何结合在一起的

Ahmad Ashkar

Ahmad Ashkar是霍特奖基金会的创始人及CEO。2016年Ahmad被Esquire杂志评为“年度企业家”。 在过去的10年里,他鼓舞并孵化发挥善念且可盈利的企业。他致力于企业家培养,创新,公益创投,是联合国发展计划的顾问成员,同时也是世界经济论坛企业家专家网络的一员。
ESQUIRE: 可以讲一讲你的故事吗?
Ahmad Ashkar: 我的父母在70年代从巴勒斯坦移民到美国,作为移民子女,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让我的父母感到骄傲。所以,在2002年左右,我开始进入了金融行业。我能讲阿拉伯语,是穆斯林,我又是美国人,所以我从中东集资,投资到纽约的房地产市场。
ESQUIRE: 所以你那时做得不错?
Ahmad Ashkar: 是的,我在行业里拥有不错的信誉。我那时23岁,经常跟各大银行的CEO会面。但,突然间2008年来了,史上最糟糕的金融危机之一。我所创办的穆斯林抵押贷款证券也被卷入危机之中。一夜之间,我不得不裁掉50名员工。我看着我的妻子,问: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办?
ESQUIRE: 所以你做了什么去改变情况呢?
Ahmad Ashkar: 2009年,我去了霍特国际商学院。结果,这成为我生命中最明智的选择,因为我在那里见到了Bertil Hult,这位拥有几十亿身家的EF(英孚教育)创始人。在进行MBA课程的两周后,  我第一次听说社会创业,这种既能盈利又能帮助贫困人群的商业模式。但是我的“Aha moment”想的却是:为什么仅仅靠公司的持续盈利去帮助贫困人群呢?为什么我们不能将银行家,顾问,工程师也引入这领域?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同时兼顾资本与人道主义呢?
“试想一下,如果帮助贫困人群也能盈利。因为你接下来就可以畅想一个没有贫穷的世界。”
ESQUIRE: 这的确是一个强有力的结合。
Ahmad Ashkar: 试想一下,如果帮助贫困人群也能盈利。因为你接下来就可以畅想一个没有贫穷的世界。而我提出了这样的问题,我如何创造一个平台将像我一样的相信资本至上的家伙们变得人道主义者呢?简单来说,你挣钱的同时,又得到了名声,被杂志大肆报导等等。如果我们想得到非凡的结果,那我们就需要伟大的畅想。所以我与Bertil Hult一起打造了这样一个平台,早在我毕业前就已经开始经营,它就是现在的霍特奖
ESQUIRE: 你是怎么遇到Bertil Hult的呢?
Ahmad Ashkar: 我之所以去商学院进修,并不是我想知识水平更上一层楼,而是想要建立自己的人脉网络。 我与Bertil Hult共同建立的公司,而后我发现这其实可以成为一个开放的创新孵化平台— 毫无疑问,这是教学与创造的过程。在2010年夏天,我接到了Bertil Hult的电话。他安排我飞去瑞士,说“把你的企业远景告诉我”。豪不迟疑,我讲出了自己的想法,并在离开的时候得到了一张足以让霍特奖运作数年的支票,甚至还有用于资助决赛冠军创业公司的100万美金。
ESQUIRE: 事情发展得如此之快?
Ahmad Ashkar: 从想法到落实,还不到10个月。
ESQUIRE: 你当时如何说服克林顿基金会的呢?
Ahmad Ashkar: 我当时还没有毕业,所以我需要用现有的存款去聘请工作人员,租用办公空间等等……我们需要Bertil创始并拥有42000人的Education First(EF)公司,以及霍特商学院的支持,我借助了所有能够借助的力量。我希望能让在读的千万学子们一起体验我当时难忘的感受。设想一下,其它因素不变,你需要在两个薪酬相等的工作中择其一:一是为资本家而工作,二是为了帮助贫穷的人们而工作。选择是很简单明了的,因为选择后者会让你的家人和朋友为你感到骄傲。所以我们需要借助一个很有影响力的人士来传达我们的使命。于是我们在白板上列出了:纳尔逊·曼德拉、比尔·克林顿、穆罕默德·尤努斯,和博诺。在和比尔·克林顿总统讨论过之后,我们很快达成了共识。
不久之后,我就收到了来自克林顿基金会的电话会议的邀请函。我特地从迪拜飞到美国,因为与其通过电话,我更希望能和他们面对面交流,因为通过我在银行业的经验我知道在电话里很容易拒绝的事情,当面对面的时候,结果往往可能会有所不同。所以,本应半小时的“电话会议”被延长到了两小时。最后他们告诉我这个决定会耗时一年,但在我分享了白板上的另外3个人的名字,并且告诉他们克林顿总统是我们的头号目标之后,他们通知我第二天再去。第二天,我们便和克林顿总统及其他工作人员见了面。经过一个小时的商谈,我们得到了克林顿总统的亲口承诺,一个月后,他便在纽约正式宣布了和霍特奖基金会的合作伙伴关系。
ESQUIRE: 你第一次和他见面的时候紧张吗?
Ahmad Ashkar: 我当时非常紧张。我对他超过1米85的身高和那支巨大的手印象深刻。我之前以为我很有气场,但在听他说话的时候,房间的每个角落都充满了他的气场。我记得他告诉我,说:“我非常感谢你的想法,我们在这里就是来支持你的。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如此大费周章自己主办活动,不如让我们在纽约联合国周的年会帮你们主持一次。”于是我们把整个项目和全世界最有影响力的峰会联系在了一起。
ESQUIRE: 霍特奖在那之后的成长是怎么样的呢?
Ahmad Ashkar: 首先,我们人道主义与经济效益并重的盈利模式已出现在了很多美国本土大学的教案中。现在全球已有超过一千所大学在积极参与霍特奖的竞赛。今年我们将拥有来自100多个国家的超过10万名企业家在霍特奖的比赛上同台竞技。
ESQUIRE: 能分享一下目前赢得霍特奖赢家的状况吗?
Ahmad Ashkar: 我们是这么做的:“找到问题,重新理解这个行业,分清行业间的区别,找出盈利模式,从而设计并实施自己的商业模式”。通过这几步我们帮助公司成为医疗保险,食品,以及交通运输业中的领头者。就目前来看,有两个公司极有潜力在未来拥有几十亿美元估值,而我们那时已经成为了他们的利益相关者。从大多数风险资本家的角度上来说,投资的成功率一般在1%左右。我们的渠道非常多,随着更多年轻人的参与,我们只会不断地提供更多的机会。
“在全世界7个快速发展中的城市中,有6个都在非洲。理由很简单:如果你想创造一个估值有10亿美元的公司,那就去解决一个价值100亿美元的问题吧!”ESQUIRE: 那么你们所在的市场会很有潜力……
Ahmad Ashkar: 在全世界7个快速发展中的城市中,有6个都在非洲。理由很简单:如果你想创造一个估值有10亿美元的公司,那就去解决一个价值100亿美元的问题吧!在除了医疗保险,住房,食品和高效运输等行业之外,还有哪些更大的问题需要解决?我不知道为什么许多业内人士都忽略了这一点。
ESQUIRE: 所以你认为“公司必须从盈利和公益二者择其一”这种说法是错误的吗?
Ahmad Ashkar: 是的,但是我们所生活的社会环境导致了这种错误的思维模式。但我希望人们视此为契机,因为一旦企业家们利用规模经济去竞争,从而创造出更实惠的产品时,我们就能够更容易地去帮助无数人恢复他们的应有的尊严。这样一来,我们的社会也能随之向前迈进。

好公司www.HaoGongSi.org
——重新定义好公司!

分享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