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前副总裁公开批评老东家 创立”社会资本”用投资影响世界

Chamath Palihapitiya Photograph by David Paul Morris — 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卡马斯个人简介

卡马斯·帕里哈毕提亚 Chamath Palihapitiya(下文简称卡马斯),1976年出生于斯里兰卡,在加拿大长大,1999毕业于滑铁卢大学电气工程专业,其职业生涯大部分都工作于硅谷。

先后就职于利时证券投资银行、AOL美国在线(后任AOL即时通讯部主管)、梅菲尔德基金Mayfield Fund (全球顶级风险投资公司之一),2007年加入Facebook,负责提升Facebook用户基数。参与将Facebook由一个校园网站,推广至全球的商业奇迹。

2011年创办风险投资公司“社会资本 Social Capital”,任首席执行官。

左1为Chamath Palihapitiya/左2为Facebook创始人Mark Zuckerberg  图片来源:quora

他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NBA金州勇士队的老板之一。工作之余,是一个狂热的德州扑克玩家。

左图为卡马斯与金州勇士队奖杯 右图为卡马斯玩德州扑克 图片来源:cardplayer.com

斯坦福商学院演讲(批评Facebook及硅谷创投圈)

上个月,在斯坦福商学院的一次公开演讲活动中,卡马斯谈到了目前社交网络对全世界公民社会的危害。并公开批评Facebook:“我们创造的短期、多巴胺驱动的反馈循环正在摧毁社会的运作方式。民间话语缺失,没有互动与合作,互动方式被‘心’‘喜欢’‘大拇指点赞’等驱动,错误与不实的信息充斥社交网络,这不仅仅只是美国的问题,这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所以在我看来,我们现在的处境很糟糕。”

卡马斯在演讲中表示因曾帮助Facebook达到今天的样子,感到“巨大的愧疚”。他说他不想自己被这样的社交网络给“程序化洗脑”,强调他不会使用这种“狗屎”,他的孩子也不允许使用“狗屎”,并建议每个人都应该思考反思社交网络的现状,以及到底是不是该继续使用。

本次演讲结束后,斯坦福商学院官方活动宣传新闻中,评论卡玛斯为:“一个坦率、有时候可能会显得有些不敬,但遇到问题直言不讳的人。”

Chamath Palihapitya在斯坦福大学商学院做《power, leadership, and technology》演讲分享

摄影: Stacey Geiken

除了谈到Facebook和当今社交网络,卡马斯还在本次斯坦福大学商学院的演讲中提出了对目前硅谷风投体系的看法:“如今所谓的‘风险资本’(Venture Capital)早已经被‘符合产品-市场资本’(product-market fit)取代。风险资本却厌恶风险,投资者正在将钱投入‘低劣,无用,愚蠢’的公司,而不是解决真正的问题,如气候变化和疾病。

在更广泛的教育、根除和预防医疗疾病、环境可持续发展等领域,都需要好的想法,这些想法虽然风险更大,但更需要风险资本的支持。

他排斥传统的硅谷文化中所谓的“快速失败”智慧,反对资本仅仅关注短期的利润追求。在演讲中,他说,钱可能是一种罪恶,但他敦促学生“得先赚到钱,但不要失去你的道德准则。”

在没有资本的情况下,你是无关紧要的。有了资本,你才是强大的。

——Chamath Palihapitiya

卡马斯的“叛逆”行动

卡马斯不只是“嘴上说说而已”,他还用一些“叛逆”举动,着实影响和改变着硅谷的科技创投生态。他所创办的社会资本Social Capital ,是一个专注于投资具有社会影响力创业公司的风险投资公司。

Social Capital的第一笔资金来自于美国著名的风险投资家John Doerr、Facebook和PayPal联合创始人及艺术品投资家Peter Thiel、LinkedIn创始人及硅谷知名风投机构Greylock合伙人Reid Hoffman。还有另一个早期的支持者:已故前雅虎首席执行官、在线调查巨头公司SurveyMonkey创始人Dave Goldberg,他也是卡马斯的前同事Facebook首席运营官Sheryl Sandberg的丈夫。

从Social Capital官网http://www.socialcapital.com/ 可以看到其愿景:

“如果生活是一场竞赛,可以说出生的起跑线分布并不是平等的,数十亿人因为一些无法逾越的障碍而无法得到高质量的教育和基础医疗保障,导致他们从来没有为了一个真正的目标和具有创造力的生活而起跑的机会。

所产生的结果就是导致越来越根深蒂固的权贵阶层只关心他们自己的利益而导致两极分化的社会体系。

这是一个不再围绕谁是最好,最优秀的系统。如果当人们被剥夺了为社会做出卓越贡献的机会,我们所有人都输了。

我们认为这种现状是不可接受的。Social Capital的使命是通过解决世界上最棘手的问题来推进人类社会发展。通过利用技术解决人类的核心需求,我们的目标是推动自下而上的权力、资本和机会的再分配。为此,我们正在建立一个新的公司和平台,赋能才华横溢的企业家和突破性的产品。我们是技术专家,从有前途的初创公司到转型上市公司的整个公司生命周期中投资资金以及我们的专业知识。另外,在我们看到重大问题没有得到解决的地方,我们不怕自己创业。”

 

Social Capital投资的部分教育及医疗企业 图片来源:Social Capital官网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没有被解决掉的社会问题,Social Capital站出来了。

在战略上,除了专注于SaaS(Software as a Service)软件即服务、金融科技之外(旗下投资过的著名公司有 Box、Slack、SurveyMonkey等),医疗、教育是Social Capital 关注的重点。

在创办社会资本Social Capital初期,Social Capital就开始关注并投资那些被传统风投圈所忽视的健康和教育领域。

一家通过制造智能传感器收集哮喘吸入器数据的公司Propeller Health,在2012-2013年期间希望获得风险投资,Propeller Health公司CEO David Van Sickle回忆,当时大多数的投资者对数字医疗领域表现出了极低的热情。Social Capital是当时唯一真正愿意花时间来了解我们公司到底做了什么的投资者。“Social Capital对我们的投资和参与一直是我们成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去年,Propeller Health成功从一家公开上市的医疗保健增长基金筹集到1450万美元新一轮融资)

Propeller Health部分产品 图片来源:Propeller Health官网

2015年时,Social Capital 对一家非洲公司mPharma投入种子轮投资500万美元,最近Social Capital及多家国际投资机构Golden Palm Investments、4DX Ventures、印度Bharti Mittal家族基金又对这家公司进行了A轮跟投。

非洲医疗服务空缺主要由私人药店填补 图片来源:QUARTZ.com

非洲的医疗问题和面临的挑战是众所周知的。由于420万卫生工作者岗位的空缺,非洲是世界第二大医疗卫生工作者短缺的国家。由于政府投入不足,使私人药店成为许多非洲国家的主要医疗保健提供者。

mPharma 目前在非洲四个国家运营,依据mPharma 提供的数据,非洲这四个国家有10家大型连锁药店共186家门店,但独立药店却多达15000家。对于 mPharma 来讲巨大的市场和机会就是通过提供一种新的产品和服务去重新梳理这些零散的处方药供应链。同时,为终端患者降低处方药成本可能会产生非常重大的社会影响。

除此以外,mPharma 创始人Greg Rockson还提到:“零散的供应链管理,导致经销商和供应商之间的数据系统相对孤立。供需双方无法准确预测需求导致药品频繁缺货”。

通过药房的库存管理,准确预测处方药的需求,并建立与供应商之间的议价能力,Rockson说mPharma已在某些情况下为30%的患者降低医疗成本。

到目前为止,mPharma已在加纳、尼日利亚、赞比亚和津巴布韦提供服务,覆盖70多个网点,每月服务超过20000名病人。

如果你能改变生存或死亡的轨迹,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我们投资的这些公司可能需要8年,10年才能成功,但这些领域需要从根本上被改变。

——Chamath Palihapitiya

硅谷创投圈性别、少数族裔偏见

在今年11月份《财富》杂志对卡马斯的一次采访中,卡马斯还提到创业及风投圈对女性和少数族裔偏见的问题。

依据Social Capital 与硅谷新锐科技媒体The Information 合作举办的调查数据显示:

2015年,风投圈前72家公司中,89%的投资决策者是男性,75%是白人,平均年龄44岁。作出投资决定的黑人人数上升到7人,增加了3人。西班牙裔人数从七人上升到十一人。在一年前,这个数字更高:男性92%,白人比例78%。

“这不是能力的问题,这是一直以来存在的行业偏见。”卡马斯在采访中提到。

风投资本也是个生态系统,需要改进决策就需要改变行业内的决策者。

——Chamath Palihapitiya

早在2015年,卡马斯就写过一篇文章,说风投界已经是“好哥们融资好哥们”(Bros Funding Bros)。

图片来源: David Paul Morris/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就是说,风投界已经越来越单一化,同样一群人投另一群人,做着类似的投资,投资行为也变得越来越可预测。在卡马斯看来,投资的项目缺乏多样性正是因为做决策的投资人缺乏多样性。

卡马斯说,希望邀请更多的人参与决策:年轻人、黑人、拉美裔、女性、LGBT和其他少数族群。

你知道女性创始人的创业公司获得风投的比例是多少?2.19%,而2016年这个比例,还不到2%。也就是说,传统意义上,女性创业者更难从风投资本家手中获得融资。

《财富》杂志的采访中卡马斯提到“在六个月的时间里,我们调查了3000家公司。并投资了其中几十家公司,但不一样的是,在其它标准同等的情况下,我们进行了机器盲选。我们没有试图弄清楚这些创始人是白人、黑人、亚裔、男性还是女性,我们不在乎他们来自哪个国家。我们仅关心这家企业的结构是否健全。”

事实上,这样做已经产生了一些惊人的结果。

据追踪风险投资业务的 PitchBook数据显示,2016年,女性创始人在风险投资基金中所占的比例不到2%。但今年早些时候, CaaS 的第一次封闭测试中,Social Capital 资助的3000家企业中,来自22个国家、大约80家公司,42%创始人是女性,这其中1/3的公司已经实现盈利。

世界各地有很多伟大的人在做有趣的事情,但我们做的不够好的是,并没有很好地分配资源。

——Chamath Palihapitiya

挑战华尔街

像卡马斯这样遇到问题就用实际行动去解决,遇到不公必须打抱不平的人,当然不会止步于此。

最近,卡马斯完成了一个有“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eacial Purpose Aquisition Company)的首次公开招股,这其实是一家“空白支票公司”,价值约6.9亿美元。

卡马斯希望,利用筹集到的资金,来收购一家或几家初创公司,这些公司几乎可以立即将其变成上市公司。

他希望让企业“立即IPO”(Instant IPO),既不用跟华尔街银行家们在漫长的IPO过程中耗费时间,也不用给银行家们支付巨额费用。

通过SPAC收购通常需要60-90天左右的时间,而不是长达18个月的IPO程序。

“我们正在为企业家提供资金,所以我们应该去破除IPO的冗长过程。”卡马斯用这样一种有争议的上市方式,可以说有效地挑战了银行家的存在。

谁会是这个价值6.9亿美元的公开交易基金的第一批受益者?至少目前有15个科技公司已经表示出兴趣了。

已故LAUNCH Media的创始人、SurveyMonkey首席执行官、前雅虎首席执行官,也是Chamath前同事Facebook首席运营官Sheryl Sandberg的丈夫Dave Goldberg。在生前的一次采访中说道:“ 卡马斯真心想要影响世界。”

综合整理自:

财富杂志FORTUNE 

《Is Social+Capital’s Chamath Palihapitiya the future of venture capital?》

《Venture Capitalist Challenges His Peers to Not Be ‘F**king Scumbags’》

《Social Capital’s CEO Aims to Get Billion-Dollar Startups ‘Liquid Sooner’》

THE VERGE 《Former Facebook exec says social media is ripping apart society》

QUARTZ 《A startup disrupting the prescription drug business in Africa is getting major Silicon Valley support》

硅谷密探

分享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