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鹅面包坊:把残障人这个词,从你脑海里擦掉

演说/海津步 口译/李妍焱 朱惠文 整理/刘海波

本文转载自潇湘晨报《知日派》

天鹅面包坊

天鹅面包坊 http://www.swanbakery.co.jp 创办于1998年,是日本YAMATO集团的子公司,店名取自丹麦作家安徒生的童话《丑小鸭》。天鹅面包坊是一家为残障人士提供就业,支持残障人士自立和参加社会的公司。

创始人小仓昌男认为,社会福利团体要生产面向一般消费者的畅销产品,真正通过市场盈利来提高残疾人就业收入。面包坊创立初举步维艰,2005年,小仓昌男去世,海津步继任社长,此前他在总公司负责市场开发。一年时间里面包房扭亏为盈,海津步总结认为,“社会福利方面的专业人士反而做不出天鹅,他们会做相反的事情”。

图片来源:ginza.jp/en/csr

2012年3月16日。黄昏。日本东京银座。表情丰富,手舞足蹈的海津步笑侃他的“天鹅”。

“我们是一个怎样的公司?就是一句话,我们是使我们的职员和社会两者都获得幸福的公司”,“我希望有一天,不会有人因为我们雇用残障人士而来找我,大家会认为,天鹅面包坊做的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我们开发产品的宗旨,不是说大量卖出什么东西,而是针对有需要的人,我们为他做出东西

很多人称我们是“社会企业”,我觉得,社会企业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的产品必须是对社会有益。我们开发产品的宗旨,不是说大量卖出什么东西,是针对有需要的人,我们为他做出东西。比如我们为鸡蛋过敏的人开发过了防过敏症的蛋糕;有些一般的面包囫囵吞枣吞进去,很容易噎着。我们还为脑中风的患者,或者有身体障碍不能正常嚼东西的人,开发了一种舌头一捻就可以化掉的面包。本来这种面包是专为脑中风的患者开发,但现在成为了老年护理很好的设施。

图片来源:swanbakery.co.jp

我们还和其他企业合作开发更多的残障人士和智障人士的工作岗位,比如在日本的三井住友银行,他们的职员食堂雇用了一些残障人士在给他们工作。在职工食堂的残障人士想做面包,但没有技术。我们就把天鹅烤出来的面包送到食堂,因为天鹅是24小时运作的,晚上也在烤面包。他们不用费劲去烤面包,只要在食堂里卖面包就好。

也会关注些其他的事,大家都知道日本2011年3月的大地震,我们店里曾替受灾比较严重的福岛地区销售他们的农作物。人们疯传,我们是在卖受核电站污染地区的土豆,于是,我们把土豆所有的检查结果写在纸上,以示经过检查合格、安全。这些土豆当天摆出来,当天就卖完了。

请了日本一个很有名的歌手仓木麻衣在博客宣传,这款蛋糕的人气一下子非常高

我们也在扶持其他的帮助残障人士智障人士机构的运作。有几个残障人士工作的工厂,一个是专门做盒子,一个巧克力蛋糕做得特别好,另一个是画画特别好。他们单独经营很难,我们把他们连在一起,开发了一个装在非常漂亮的盒子里,很好吃的巧克力蛋糕,上面画着很可爱的画。三家合在一起开发了一个新的产品,请了日本一个很有名的歌手仓木麻衣在博客宣传,这款蛋糕的人气一下子非常高,卖得很好。

我们有一个原则,不会花广告费在杂志上或者报纸上登我们的东西。大家可以看见,我们店里面没有一张海报或者是什么,特意宣传我们这是残障人的店。来这里的人,仅仅是因为店里的东西好吃,或者是气氛很好。也许会看到几个人好像和其他人不太一样,但是吃完东西他们就走了,完全不在意。这也是我们想要达到的一个目的,我觉得真正残障人的生活就应该是这样的。不是被大家很注意地看,跟大家一样地生活在我们身边。

有些残障人士是卧床不起的,我们就让他们在家里工作。因为我们可以在网上订购产品,于是店里把订单数据发给他,他在床上进行输入。

图片来源:swanbakery.co.jp

不是独立个人的话,你和别人合作那不叫合作,叫做寄生

天鹅面包坊到现在还不能算是成功,成功是有前提的。首先是要自助,然后是共助,然后是公助。

自助就是自己帮助自己,共助是你和谁一起来互相帮助,公助是政策性、国家性、制度性的帮助。如果你本身是很弱的,没有能力的,不是独立个人的话,你和别人合作那不叫合作,叫做寄生。想要达到共助,我们首先要自立,要拼命的独立。我总会强调两点,什么是合作,为什么要合作。

面对每一个员工,我们只有一个信念,所有的人都有长处,不管是残障人士员工还是谁。我们要雇佣他,借助他的长处,不能说这个人有没有能力,而是我们公司没有发现他的长处。把不同的人的长处结合在一起,形成生产链,让他们互补,这是我们公司的做法。

图片来源:http://rainy-rainy.com/

说实话,残障人士在社会中是否受歧视,与我们的面包店无关。我关心的只是我们的店能否经营运作好,不能出现赤字。店里的人共同努力,将面包店发展壮大。当然,我也意识到,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到我的店中来听关于帮助残障人士的讲座呢?前年我接待了3600多人,去年也有3000多人。将残障人士在店中作为正常员工雇用,在我认为很正常的事情,但在社会看来,是件特别的事情,居然有这么多人来找我交流。这其实真是很奇怪。可见我们的社会对待残障人士还没有正常化。我希望有一天,不会有人来找我,大家会认为,天鹅面包坊做的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把残障人士这个词,从你的脑海里用橡皮擦掉

许多人来找我,说要经营一个残障人士的公司。我告诉他们,你得先把残障人士这个词,从你的脑海里用橡皮擦掉。然后再考虑,你想做一个什么样的公司。

对于社会企业的一说,我并不认同。在现行资本主义的体系中,所有的企业一视同仁,都是资本投入,没有必要区分。现在,日本走在前面,最先进入老龄化,面临着“四重苦”–第一,社会保障,无论是医疗还是养老,都支撑不下去,处于濒临破产的状态。第二,孩子越来越少。第三,老龄化。第四,核电站事故。

是否只有日本面临这样的挑战呢?其实不然,整个世界都将如此。在这样的情况下,关系到我们公共幸福的事情由谁来做?社会怎么运作下去呢?这时,不管是NGO,个人公司、团队,还是以家庭为单位的集合,必须想到了就要去做。在这样的社会上,你就不能分哪个是社会企业家了。

星巴克的确做了很多公益活动,但是他们的做法很欧美式,表现得很突出,宣传得很好,带有一种秀的成分。比如“喝一杯咖啡,你就能挽救某个地方的一棵树”。天鹅面包坊也在赚钱,但是和星巴克最大的不同,是会将赚的钱做新的社会挑战试验。天鹅面包房不允许亏本,因为它要负很多责任。在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里面,要想真正经营下去,必须要看经营的效果如何,必须重视自己的顾客。相应的,如果我们做得好了,就可以雇佣更多的残障人士了。

观察·天鹅面包坊

天鹅对于中国同行的启示,最重要的是“耐心”和“传播”的姿态

丑小鸭的故事世人皆知。看似丑小鸭,成长起来才知道,原来是美丽的天鹅。这与在“天鹅面包坊”工作的残障人士,智障人士很有共同之处。看起来很像丑小鸭,但是看到他们在面包坊里如鱼得水的工作场景,你会发现,他们都很美。

图片来源:swanbakery.co.jp

天鹅面包坊,是由日本代表性的物流运输公司“黑猫YAMATO”原社长专门为了实现残障人士的“有尊严就业”而开创的事业。成立于1998年,目前在东京银座,赤坂等中心地段直接经营3家店铺,营业额超过6亿日元。天鹅与日本各地有志之士合作,无偿帮助他们创办和改建面包房,建成了25家联盟店。主体事业是面包的制作,贩卖,配送,外加咖啡等饮料,其中一些店铺还提供意式法式轻便时尚晚餐。当前有约1300位残障人士(其中6成以上是智障人士)与数百名没有残障的人一起在这些店铺工作。残障人士的月工资是一般福利作坊的近10倍,如果和父母一起居住的话,基本上实现了维持自身的生活的收入水平。这在日本是一个创举。

天鹅对于中国同行的启示,最重要的是“耐心”和“传播”的姿态。对于新雇用的智障人士,他们可以花几个月的时间,耐心去等待,摸索着个人的“强项”;对于想学习他们经验和模式的同行,他们总是免费提供各种技术培训,传递他们的事业开展方式,他们的组织文化。海津步说,“我们是一家一般的民营企业,唯一不同是我们的员工残障人士数量多。什么时候我们的现状变得并不特殊,没人来参观了,才是正常的。现在的状态,显然不正常”。为了使“正常的社会”快些到来,天鹅愿意敞开胸襟,分享他们的所有智慧。

分享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