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责任经济联盟(CERES)案例—有机食品公司WALNUT ACRES

本文由好公司HaoGongSi综合整理自:David A. Schwerin所著《Conscious Capitalism: Principles for Prosperity》转载请于本微信公众号后台留言

环境责任经济联盟(CERES,Coalition for Environmentally Responsible Economics)是一个倡议可持续发展的非盈利性组织,1989年成立于美国,总部位于马萨诸塞州,波士顿市。Ceres的使命是“调动投资者和企业领导者建立一个繁荣,可持续的全球经济”。Ceres聚集了不同领域的利益相关方——投资者、企业和公共利益团体。通过其强大的联盟支持者网络,Ceres将应对世界上最大的可持续发展挑战,包括气候变化、水资源短缺和环境污染,人权侵犯等。

图片来源:www.ceres.org

2006年,Ceres获Skoll基金会社会企业家大奖;

2007年,Ceres被美国最具影响力商业杂志《Directorship》评选为全球100个在公司治理方面最具影响力机构;

2008年,Ceres获快公司杂志《Fast Company》社会资本家大奖

Ceres首席执行官兼总裁Mindy Lubber 图片来源:www.ceres.org

Ceres联盟的成员组织代表有1000万人和1500万亿资产,在华尔街也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通过在公众与企业界之间建立一种相互尊重与合作的关系,“环境责任经济联盟”试图创造一种各方都能获益的氛围。“环境责任经济联盟”的会员资格,既不是一枚权利图章,也不是一种身份证。而是这些联盟企业保证一步一步改进它们的环境实践,并每年报告自己的承诺及实施的结果。更重要的是,联盟成员企业通过签字同意“环境责任经济联盟”原则(见下表),并勇敢地将自己企业的政策和行为放置于公众的监督之下。(1989年,环境责任经济联盟提出包含十条内容的企业行为规定——《瓦尔德斯原则》(Valdez Principle),后经修改成为《环境责任经济联盟原则》(CERES Principle)于1992年颁布。)

“环境责任经济联盟”原则

通过接受这些原则,我们公开肯定我们的信仰:所有公司对于环境负有一种责任,作为一个对环境有责任心的企业公民,企业的一切运作必须以保护地球的方式进行。我们相信,企业不应将自身的发展建立在对未来几代人的损害基础上。我们将根据技术进步和健康与环境科学的新理解来不断更新我们的实践。在与“环境责任经济联盟”携手工作的过程中,我们将推动一种动态的过程以确保“环境责任经济联盟”原则根据变化的技术和环境现实得以体现。我们决心始终如一地实现这些原则,将它们运用于我们全球商业运作的所有方面。

  • 1.生态保护

我们将减少并继续努力消除任何导致对空气,水和地球或它的居民生存环境伤害的物质的排放。我们将维护所有受我们商业运作所影响的栖居地,我们将保护辽阔的太空和原野,同时也维护生物多样性。

  • 2.可持续利用自然资源

我们将可持续地使用可再生的自然资源(如水,土地和森林)。我们将通过有效的有计划的使用来保护不可再生的自然资源。

  • 3.废弃物减量与处理

我们将通过减少来源和回收来尽可能减少和消除废弃物。所有废弃物将以安全和负责任的方式得到处理和处置。

  • 4.提高能源效率

我们将保存能源并改进我们内部运作的能源利用有效性,改进我们所销售的物品和服务的能源利用有效性。我们尽最大努力使用对环境不会造成伤害的,可持续的能源。

  • 5.降低风险

我们将努力通过安全技术、设施和操作程序,并为紧急情况做好准备,尽量减少对员工和社区的环境、健康和安全风险。

  • 6.推广安全的产品与服务

我们将减少和尽可能消除导致危害环境健康和安全的产品的使用、制造和销售。我们将告知我们的消费者关于我们产品和服务的环境影响并努力改正不安全的使用。

  • 7.损害赔偿

我们将尽一切努力全面修复我们所导致的环境健康危害,并补偿那些受到不利影响的人,我们将对环境造成的任何损害承担责任。

  • 8.信息披露

我们将及时向雇员和公众通报,由于我们公司的业务而导致可能危及健康,安全或环境的事件。我们将通过定期与我们的利益相关方对话的方式征求意见和建议。我们不会采取任何阻止措施反对员工向管理部门或有关当局报告可能造成对环境的危险,或构成健康或安全的事故或状况。

  • 9.设置负责环境事务的董事或经理

我们将继续提升和完善公司管理层制度来实施CERES原则。这包括监督和报告我们的执行工作,并确保董事会和首席执行官被告知并对所有环境事项负全部责任。我们将成立一个负责环境事务的董事会委员会。至少有一名董事会成员是一个有资格代表环境利益的人。

  • 10.评估及审核

我们将对我们在执行这些原则方面的进展,以及在我们全球业务中遵守相关的法律和法规,每年进行一次自我评估。我们将致力于及时建立独立的环境审计程序。并将每年完成“环境责任经济联盟”报告,并且向公众开放。

许多类型和规模不同的公司加入了Ceres联盟,其中包括相当多在“财富500强”榜上有名的公司。人们有理由期待这些高瞻远瞩的公司在企业经济效益上也将有不俗的表现。在这众多的公司中,我们择了两家公司作为分析的样本。它们不仅有不同的运作特征,而且有一个相当长的大胆管理的历史。它们迎合二种基本工业的需要,而且两个公司都处于日益增长的竞争压力下。一家相当小,一家相对大一些。一家是私营的,一家是国营的。一家承认在消除污染方面它还有许多工作要做,另一家则以拥有良好的环境记录而闻名。我们将会看到,这两家公司都有哪些值得学习的好品质。

(今天发布其中第一家公司,第二家公司请关注本微信公众号近期推送)

WALNUT ACRES

一家像大山一样古老的企业

WALNUT ACRES Logo 图片来源:www.walnutacres.com/

既显示创新又显示平均主义管理精神的最早先驱者之一是保罗·肯纳(Paul Keene)。1946年,他创立了胡桃亩公司(WALNUT ACRES)并将一种“新的”耕作法引进到了美国。白手起家至今,该公司已经成为美国最大的邮寄有机食品生产商。这个由家族和雇员管理的公司囊括了350多种产品的种植,加工,包装和分发。每年有大约3万名来访者参观一个占地10万平方英尺的可以在一分钟将汤装进60个罐头中的工厂和一个在一小时之内将1000磅整麦磨成面粉的面粉加工厂。尽管使用了这种现代设备,但工厂仍坚持传统的有机耕作方法。这种方法是建立在那种英国农业观之上的,按照阿尔伯特·豪沃德(Albert Howard)先生(英国著名植物学家,有机农业先驱,在有机农业运动早期的一个重要人物。也是现代有机农业的重要奠基人。)的说法,这种农业观认为,“每一代都有完好无损地保存健康富饶的土地遗产的神圣职责。放回去的永远要比拿走的多。”洞察这种对自然母亲坚定不移的尊重开始于何处?以及它如何表现在公司的运作中?是一件富有启发的事情。

播种

胡桃亩公司背后的哲学开始于印度。肯纳和他的妻子贝蒂在那里相识并结婚。肯纳是在20世纪30年代后期开始他的职业生涯和生活方式改变的。1936年耶鲁大学毕业后,他在新泽西的德瑞欧大学数学系任教。不久他就感到有必要超越他现在正在做的事情。他去印度教书就是为了这一目的。印度人民给了他极大的影响,他感到他们拥有自己从前生活中缺少的东西。他迫使自己去寻找这种遗失的东西。他们似乎能够调节自己与环境的关系,并相信占有不是生活的全部。

肯纳与妻子贝蒂/摄于1940年 图片来源:www.nofa.org/

几乎可以说,他们虽然贫穷但也很富有。在印度,他成为支持甘地及其独立运动的美国人的代表。他开始结实甘地,并同其他人一道陪伴甘地清晨散步。当他为自己设计好的职业生涯不再展现诱人前景的时候,他开始想知道自己是否已经变得与生活的核心相分离。在他寻求失落的生活内涵的过程中,他问甘地,一个年轻人如何可以最好地服务人类与世界。他被告知:“当你回到你的家乡美国的时候,你必须放弃一切你所拥有的东西,别欠他人任何东西,然后你将获得自由轻松地谈话和行动,门将为你打开。”虽然他没有在所有方面遵循甘地的忠告,但他选择了一条生活道路,这条道路与生活的本质更贴近,也更直接依赖土地,如同印度人民所做的那样。

回到美国一年后,他确信他在数学上的生涯与他内在的志向并不吻合。在大地诱人的感召下,他和妻子注册了一家有机耕作学校。这最终导致他们在宾夕法尼亚的一个小村庄里购买了一个108英亩的农场。在随后的岁月里,他践履着甘地的大部分忠告,他放弃了学术生涯,将公司的部分所有权给了员工,并且建立了一个慈善基金,用公司的财力和物力全力支持这个基金会。按照肯纳的观点,“我们整个生活都试图帮助把世界上的每一个人看做我们的兄弟姐妹,这做起来很难,但我想最终那是生活的基础。”

回馈

胡桃亩基金会成立于1960年,它给那些遭遇不幸的人们提供住处和支持。基金会的运作范围并非局限于美国国内,也涉及国外。它主要支持生命及生活援助相关的社区。

在肯纳的家乡,公司捐献土地给一家社区中心。该中心那时正为经济资源捉襟见肘所困。中心资助帮助社区老龄住户,并开办一个日托中心和学前班。基金会的另一个受惠者是家庭村庄农场,这家开办于1969年,地点在南印度的农场,为肯纳认为人类是统一的整体这一最深刻的信仰提供一个切实的出口。这块20英亩的土地被买来作为一个孤儿院和学校的补充部分。依据甘地的村社工业原则,孤儿院和学校致力于教授无家可归的儿童,并授予生活技能,这些项目的主要目的就是帮助儿童在精神上和身体上全面发展。

基金会另一个不同寻常的方面是所有的捐赠可以直接给到受益人。这是因为胡桃亩公司的雇员以及义工会贡献他们的时间,精力和资源用于基金会的管理。所有的工资,广告,印刷,邮寄和一般管理费用都由公司支付。正如胡桃亩公司总裁,肯纳的女婿鲍勃·安德森(Bob Anderson)所指出的,“我们试图展示,企业能够而且应该这样做,不需要完全依赖政府来提供他们所需要的东西。”那么,下面就来看看这种回馈多于索取的哲学如何体现在胡桃亩公司的客户,雇员和环境政策上?

WALNUT ACRES产品 图片来源:www.walnutacres.com/

确立根基

在早期,肯纳不得不扭转从肥沃的土地中榨取每一点有用之物的流行做法。他开始往土地中添加有机物以使土壤得到恢复。轮耕也并非易事,他们日益增长的大家庭不得不省吃俭用。他们经常由于非常规的做法而受到排斥,甚至被人称作“共产主义者”,而遭到嘲笑和威胁。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们如此与众不同,但发自内心的对土地的敬爱使他们得以坚持下来。肯纳写道:

我们完全把土地当作一个活的生命看待,我们要用丰富的自然的土壤所需的食物饲养它,然后土地再去喂养植物。我们已经认识到,土壤是一块一块的生命,它们很强大,但也很脆弱。

在拥有大约500英亩土地的胡桃亩农场,该公司每年大约增加630吨有机作物。自从成立以来,胡桃亩从未使用杀虫剂,除草剂,防腐剂并严格执行农作物轮耕制。为了最大限度地将虫害降到最少,农作物每年保持轮耕。去年种甜玉米的地,今年种燕麦,明年种豌豆,后年种麦子。第五年休耕种紫花苜蓿和三叶草,以便给土地一个更新的机会。

肯纳的理论是,如果我们尽可能少的干预自然,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她,她将同样会关照我们。

他相信,要种植健康的植物,培养健康的土地是至关重要的。较之弱的植物,健康的植物更不易受到虫害的进攻。一组宾州昆虫学家对胡桃亩的考察证明了这一理论的正确性。较之传统的喷洒农药的农场,胡桃亩农场没有发现更具有毁灭性的昆虫。宾夕法尼亚可持续农业协会执行主任蒂姆·鲍瑟(Tim Boswer)指出,传统农业的环境影响日益受到市场和消费者关注。从宾州中部和东部的农田中冲出来的化学残存物被谴责毁灭了柴瑟匹克海湾(Chesapeake Bay)的海底水草床。在一些地方,99%的牡蛎遭到毁灭。地区有机农场主斯蒂文·包斯(Steve  Bowes)同意:“使用化学药品的农场都为此付出了代价,它带来短期的利益,未来却将为此付出沉重代价:导致对农田和水域的环境污染。”尽管将化学药品应用于农作物可以杀死害虫,但这样一种做法破坏了自然的平衡,导致了对益虫,鸟类和动物的伤害。

作为胡桃亩公司环保政策的一个副产物,胡桃亩公司坚持不懈地想方设法尽可能地回收和再利用废弃材料。除了装器皿或玻璃制品的箱子之外,它取消了所有箱子中的填充物,以便可以使用更小的箱子。该公司只使用两种回收纸产品:仿制纸和新闻纸,因为它们对柔软性没有要求。他们通过企业外交策略迫使他们的包装材料供应商寻找像工厂的边角废料和消费者废弃的塑料袋这样的再生材料以用于对玻璃器皿所必须的保护。胡桃亩公司的内部刊物以及其他用纸(包括收据)用的都是再生纸。

企业内部废物利用的努力,包括两面用纸,捐献多余的纸张给盲人协会,大范围合成有机材料,广泛的公共节约教育。所有能够再使用的包装盒都得到再利用,不能再使用的材料像玻璃和金属则被收集起来用于回收。该公司参与了宾州的一个项目

。通过该项目它资助每个员工种植3棵树以用于打印公司的产品目录。对于核桃亩公司来说,广泛宣传废物利用理念并帮助其他人开始进行回收的努力,“并不是热衷于传道,而是善待环境就是我们骨子里的做事方式”。

从种植粮食、蔬菜到烘焙食品和养鸡、养家畜,胡桃亩公司的经营方式无处不在的体现了他们言行一致的整体思维定势。“我们所生产的粮食多于我们真正能够卖的,因为我们制作了面粉。我们所磨制的面粉多于我们所能卖的,因此我们开了一个面包房以制作松饼和面包。在制作面粉的过程中,有一些磨出来的残渣,用这些残渣养鸡和家畜就成为一个逻辑的必然。而鸡和家畜又为土地提供了肥料,从而完成了这个良性循环。”

胡桃亩公司也奉行其他“绿色”政策,它们是:

  • 通过计算机能源管理系统最大限度减少电力的使用。
  • 实行轮班制度以减轻用电负荷。
  • 鼓励员工把家里可回收的东西带到公司来,由公司统一处理。
  • 定期检查所有油罐以确保它们密封良好并确保安全。
  • 用废弃蔬菜及厨余垃圾堆肥。
  • 回收雨水用于灌溉。
  • 随时随地尽可能重复使用箱包。

简言之,他们几乎在一个完整的生命周期的背景下看待他们所做的每一件事。基于这种认识,管理层会问:“在这个完整的生命周期中,长远目标到底是什么?我们怎样才能以更具建设性的方式使用其他人认为是废物或垃圾的东西来改善我们的耕种?”这使他们走在了社会的前面,因此,用来敦促人们做正确事情的政府的法规法令在他们那里显得有些多余。

WALNUT ACRES产品 图片来源:www.walnutacres.com/

尊重那些你为之提供服务的人

胡桃亩公司总裁鲍勃·安德森毫不犹豫的承认,农场的优势来自于他们的农业实践,他们生意的优势来自他们的员工与客户。因此,管理主要集中在人的因素上。每当他们要做出一个决定的时候,他们总问自己一个简单的问题:“他们的顾客或员工将希望如何被对待?”在自己家庭品尝之前,一个新的产品不可能被卖出。“该公司的基本哲学,是我们只卖我们会放到自己家里桌子上的东西。”安德森说。同时,核桃亩有无过错保证,无论何时一旦发现产品质量问题,无条件地管退管换,且不问原因。

安德森相信,“现代公司所犯的主要错误是它们把自己与客户对立起来。现实是,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处于一个服务工业中的。服务的本质是让我们成长。”当他们的大多数客户开始关注环境问题的时候,胡桃亩通过推出价值5美元的折扣券奖励顾客归还一些物品所需要的不可回收塑料泡沫包装。简而言之,他们知道客户是他们成功的关键,因此必须善待他们。

分享就是关心

胡桃亩公司意识到,每一个员工都是一个客户服务代表。提供杰出的服务是该公司的最高纲领。正如他们对客户有一个无过错退货政策一样,对于员工他们有一个不谴责政策。安德森说,“如果只是质量或服务问题,我们可以立即改进。但唯一的问题是我们的员工不告诉我们哪里出了纰漏,要知道,我们是在同一条船上。”

胡桃亩公司的雇人标准是,愿意到任何地方工作且愿做任何事情。当必要的时候,雇员可以从罐头厂剥西红柿皮转去邮购部填订单。安德森相信,这是一件非常健康的事情。在客户服务部门工作的人很清楚罐头厂以及其他部门的运作状况。从一种实用的角度看,这样做的结果不仅使事物保持动态,而且也免除了在繁忙季节雇佣和训练临时员工的麻烦。为了保持一种令人愉快的工作环境,该公司作出了很大努力。当我们在安德森的陪伴下参观工厂时,安德森同每一个员工打招呼,并能叫出他们每一个人的名字。出身于一个蓝领工人家庭的他懂得每一行都有它的尊严。他真心诚意地相信,看门人的工作同他的工作一样重要。

像所有公司一样,胡桃亩公司经常致力于提高生产力。几年前他们安装了一个精密的电脑邮购系统。在大多数公司,这样一个举措会导致员工紧张和焦虑,以及最终被解雇。而在胡桃亩,经理会接见那些最容易感到威胁的人们,让他们知道公司很欣赏他们的才干和忠诚。只要他们不挑剔工作,公司会保留他们的饭碗。没有人因为新技术的引进而被解雇,也没有谁的工资由于工作的调换而被减少。计算机化所带来的效率被用来延伸服务时间。耐心等待员工自己提出辞职而不是强迫他们辞职能够使公司更有效地使用劳动力。

更重要的是,胡桃亩公司有一个让员工分享公司财务成功的慷慨计划,通过用股票酬谢员工,在被录用两年后,员工将被给予公司的股票。额外的股份每年都有,这种待遇一直享受20年。为了鼓励公司所有层级的参与,7个重要的管理主任岗位中有3个由外聘雇员担任。其他更为传统的奖励包括弹性时间,在适当的时候鼓励员工在家里工作。安德森相信,他们的员工政策产生了有动力的忠诚和生产性的劳动力。也许这一点的最好证明是,迄今为止,没有员工不辞而别这样的事情发生。

WALNUT ACRES产品 图片来源:www.walnutacres.com/

曲高和寡

很难在胡桃亩公司的哲学或实践中挑出毛病。无论如何,在许多方面,该公司是非常不一般的。它一直能够用行动拒斥今天“真实世界”中的许多现实问题。由于环境问题在公司创立之初就被放在了优先考虑的位置上,所以较之大多数制造业和销售业,胡桃亩的污染控制工作要好得多。此外,由于他们坐落在一个相对繁华的乡间,其雇员的构成相对一致,他们不必担心多样性的问题。他们同样能够避免当一个公司的所有或部分劳工加入工会后通常所发生的劳工管理纠纷。最后,作为一家私人企业,他们不必迎合短视的且常常是不现实的公共股东的要求。胡桃亩公司是企业界一个不同寻常的成员。他们独特的品格有意无意地产生着正面的或负面的影响。从肯定的方面讲,较之更传统价值观取向的企业,胡桃亩公司有更多的自由采取进步的和反潮流的行动,他们因此可以被追随者看作是一个弄潮儿。从否定的方面讲,这种自由使他们远远走在了大多数公司的前面从而被认为是不太现实以至于不给予适当的关注。

相关链接:

http://www.walnutacres.com/

https://www.ceres.org/

http://www.nofa.org/tnf/2006spring/The%20Walnut%20Acres%20Story.pdf

分享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